产品分类
转印设备
公司新闻
就业环境也是富士康九连跳幕后推手
浏览次数:1645次 发布日期:2010/5/18
 
近日来,关于富士康员工跳楼的话题因为高僧做法事等新闻而日益升温,已经成为一个被高度关注的公共事件。相关评论因为此前多次跳楼事件的发生,在数量上来说可谓车载斗量:论者有批评富士康是“血汗工厂”的,也有从工会介入无力的角度予以评论的,至于对其他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的批评在网络上更是呈铺天盖地之势。
  笔者注意到,富士康对社会各界批评浪潮的回应基本上紧缩在“自杀属个案”以及富士康也开始重视员工的心理异常波动,并为此展开了针对员工心理干预的措施等方面。也就是说,富士康还是认为“九连跳”是少数人的过激行为,其更愿意从心理上去解决这一问题。
  难以否认,富士康的确正在积极想办法对员工的消极情绪予以缓解,力图阻止“十连跳”的惨剧发生,不过,笔者对效果却不敢过分乐观。原因有二,其一,如果富士康不从重建企业文化,改变劳工待遇以及充分发挥工会作用的角度入手进行积极变化,那么一切的所谓心理治疗都只能缓解员工郁闷于一时,无法完全消除员工心中的阴影,反而可能因为长期的积累爆发出更可怕的事件。只不过,事件未必在富士康发生,而是在员工回了老家或者换了工作之后才突然发生,其沉痛的后果与悲伤需要整个社会和逝者的亲人来承受。
  其二,即使我们看到富士康在改进企业制度缺陷方面有所动作,但是大的环境却并没有给员工个人更多选择的话,悲剧同样难以避免。面对记者提出的“网上有人质疑富士康是‘血汗工厂’”,富士康媒体办公室主任刘坤没有给出是与否的回答,他反问如果富士康是“血汗工厂”,那么每天数千人排队进入富士康,是不是他们选错了?
  刘坤所言“每天数千人排队进入富士康”当然是事实,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则牵扯出另外一个问题:出身贫寒的劳务工在工作机会上基本丧失了真正的选择权,他们当然可以选择工资稍高、环境更好的工厂打工,但是他们很难选择在这样的工厂能够承受多大的工作强度。一旦不能承受这样的工作强度,他们只有三个选择:离开类似富士康这样待遇相对较好的企业,去寻找收入低一些环境差一些的工作,而这对于多数劳务工来说是下策;继续在富士康熬下去,攒够了钱回家务工务农或者做点小生意;熬不下去的少数人,心理上如果又有个人问题的困扰,最终会直接选择结束生命。从这一点上来说,逼仄的就业环境也是“九连跳”幕后推手。
  刘坤更直言“我相信怀着梦想来到富士康的员工最有权利回答这个问题”。这样的回应对于逝者来说无疑是一种讽刺,即使我们承认所有的跳楼者都有个人原因的诱因存在,但是《南方周末》上周披露的如下细节足以让富士康的管理者反思:一名工人说“真希望有人可以踹我一脚来交换5分钟的休息时间”;另外一名工人表示“就站在机器前,一个班8小时。要是可以躺一分钟,那就是天大的享受。”也有媒体报道称富士康的管理人员运用“钓鱼式执法”:即故意在流水生产线上制造小错误,如果员工没有发现,就要进行处罚;普工每天工作10小时,除午休的1小时外,只有10分钟的时间上洗手间。这些难道都是进入富士康的员工梦想得到的吗?
  富士康的劳动强度大其实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还是没有选择:为了挣更多的钱,普工们抢着加班,甚至需要因此和“老大”搞好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再去谈充分发挥工会的作用,是不是有点滑稽?
  劳务工们需要工作,在满足了这个条件之后,他们需要一个更人性化的工作,他们需要更多选择,这对于2009年GDP据说超过日本的中国来说,其实是一个难度不小的事情。短期而言,笔者愿意看到富士康针对员工的心理疏导、治疗取得效果。长期而言,笔者更愿意看到劳务工们真正拥有“用脚投票”的权利,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加速逼迫“血汗工厂”在制度上的转型升级,才能让某些企业真正认识到让员工体面工作,活得有尊严是多么重要。实现后者,需要加速完善法制建设,中小企业能够获得公平合理的发展空间,这一天的到来还有多远?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东莞市宏成转印材料有限公司 粤ICP备11005863号 地址:东莞市道滘镇西部干道(马洲段)
联系人:黄先生 电话:0769-88832666 22400605 传真:22404032
技术支持:东莞诚赢网站建设    邮箱登陆